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韵

两万幅图片向您展示世界变幻的真相,五千首音乐向您倾诉心灵深处的秘密

 
 
 

日志

 
 
关于我

一、如实而来,如愿而行,如初而归。 二、满世界的人都在找,我在哪里? 三、人生跳的是圆舞,在转身中发现自己。 四、大利于己莫过于尊,大尊于己莫过于身。 五、历史深处是人心,人心向背是历史。 六、如何生?去问死,如何死?去问生! 七、生生死死中见证生命,生生不息中见证历史。 八、我们都是天上的一颗星!尽管不能照亮大地,却可以繁华天空。 九、朋友们,让我们在相互感激中横渡人生吧!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作为“精神鸦片”的宗教  

2015-04-13 10:38:22|  分类: 宗教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科学松鼠会《作为“精神鸦片”的宗教》

修改版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

2006年,伊朗总统在给布什的一封信里说:“无论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世界正倾向于信任全能的上帝和正义,上帝的意志将统治一切。”今天,世界上有85%的人至少抱有一种信仰。宗教信仰作为价值系统的重要部分,给信徒的精神生活和道德世界的稳定带来了福音。特别是在降低人们对不可知世界的焦虑方面,对上帝的信仰让人们从未知和错误中获得解脱,摒弃自我怀疑,维持心情宁静。不过,马克思大大也曾经尖锐地指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最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麦克·因兹利奇(Michael Inzlicht)发表在《心理科学》的论文,就通过心理学上著名的Stroop效应和脑电波(EEG)研究,揭示了宗教如何作为一剂精神鸦片,来抚慰人们犯错的心灵。

因兹利奇的团队考察了50名怀有不同宗教信仰和种族的大学生,其中基督教徒占了大多数,但也包含了穆斯林,佛教徒和无神论者的被试。通过脑电波记录(EEG),因兹利奇考察了大脑中一个独特的区域:前扣带回(ACC)。“ACC的激活,通常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噢噢,注意了,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的情况。”,因兹利奇介绍说。这个区域在大脑中起到一个“报警器”的作用:它负责监控焦虑、冲突的情况,进而参与调节人类的行为。患有焦虑障碍的病人往往在这个区域比常人要反应强烈,而治疗焦虑障碍的药物则可以缓和ACC的活动。

在因兹利奇的研究里,志愿者们参与了神经科学家们设计的一个非常简单的测试ACC功能的实验。参与者被要求判断一个带颜色的字词是什么颜色,但字词的颜色可能与字词一致,也可能是不一致。这样的测试在心理学上称为Stroop实验,在经典的类似研究中,人们往往会在字义和字色不同时产生困惑,比如判断一个红色的“蓝”字是什么颜色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受到“蓝”字本身自已的影响,因而影响到人们做出“红”的正确判断。

除了Stroop实验外,被试还需要事先完成有关宗教热忱和上帝信仰的测验。这些学生要回答诸如:“我的宗教比其他宗教好”,或是“如果我的宗教支持,我也会同意发动战争” 这样的问题,以判断他们对宗教的忠诚程度。通过分析参与者的反应结果,因兹利奇发现宗教热忱和对上帝信仰虔诚的被试完成Stroop任务时犯的错误也更少。仔细考察他们的反应可以发现,这些信仰者并非天生在认知能力上优于常人,例如他们的某些认知能力测验并没有特别的优秀。他们在测试上的突出成绩是因为他们在反应时更加谨慎认真:他们在“不一致”条件下耗费的时间和他们的宗教热忱成正比。

不仅如此,脑电波的结果显示,宗教热忱,对上帝笃信的参与者,判断错误时ACC的反应比普通被试要降低三到四成。即便是在控制了自尊、智力和其他人格特质因素之后,人们的宗教信仰还是可以显著地预测ACC活动的变化。因兹利奇认为,这是因为宗教信仰在人们感到不确定和错误时能起到一种和抗焦虑药物一样的缓冲效果,“有信仰系统的人会认为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所以他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一切错误和不确定。”

不过会不会是因为那些天生ACC反应小的人更容易拥有虔诚的信仰呢?“有可能你的大脑天生长就符合上帝的要求”,因兹利奇对这样一种观点进行解释时说。不过他还是坚信是宗教信仰让人们在焦虑状态下能够维持平静。在他的另外一个实验中,所有的被试都是教徒。实验一开始,因兹利奇他们写下自己最喜欢的宗教信条和最喜欢的季节。结果只有当他们写下与上帝有关的信条时,这些被试的ACC才会减小活动,而写下与季节有关信息的被试则没有显示出与常人的差别。

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洛伦萨扬(Ara Norenzayan)认为,这和人们之前对宗教的很多理解不谋而合。它解释了为什么宗教信仰会让人们对焦虑感觉迟钝。宗教可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世界的框架,让我们清楚何时做,怎么做,和如何处理特定的情况,为我们和世界的互动提供了一个蓝图。信仰宗教的人对生活有一个更长远的看法和宏大的信念,因此不会轻易对自己做出的判断感到焦虑和羞愧后悔。不过,因兹利奇认为这也是一把双刃剑:降低了焦虑的同时,宗教也可能会让人们失去修正错误的能力,最佳的方式还是尽量去找到某种平衡。

有趣的是,这项研究和之前一个和政治信念有关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之前由纽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戴维·阿莫地(David Amodio)领导的研究表明,保守党的美国人比民主党的美国人在ACC上反应更弱。或许保守党稳定、不变通的政治信念和宗教在应付人们的焦虑和冲突方面有相通之处。不过因兹利奇认为,宗教超乎政治的一点在于,宗教可以提供一种终极的解释,甚至对于我们身后的未知事物,宗教都有一种极大的控制感,也因此会给人们带来更大的安慰。不过这种宗教的力量是否也适用于真实世界,例如在证券投资等生活情景里是否还起作用,还有待于研究者们进一步的考察。

你也许会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